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净土宗 > 净土旨归 >

八位民国时代女居士往生纪实

[净土旨归] 发表时间:2017-05-10 作者:林慈超居士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八位民国时代女居士往生纪实

1.吕慧光女居士

  吕慧光女居士,民国时代河南光山地方吕宣桥的三女。她生来十分聪慧,不但书念得好,还有很好的文笔,能写出诗文,为人所赏识。

  不过是十八青春的年华,就嫁给营商业的易姓男子为妻子。然而她丈夫不久就别世,早年就独守闺房,过着冷冷清清守寡的日子。但是为夫守节,却是她的心愿。

  她曾经做过中学老师,以及师范学校的监学(相当于现在训导主任)的职务。做了八年的教育工作,再回到自己的家园,一心一意事姑教子,并且开始吃素、念佛。接着又到山西地方去探望心爱的孙女。然而由于河南烽火连年,很不安定,还没有来得及回家,婆婆就病死了。这使得贞节、孝顺的她大为悲伤,由于悲伤过度竟然得了便血症。于是她回到汴梁的地方,在四妹昌安家住了下来。昌安妹妹是位诚笃的佛学社会员。她自然受到妹妹的影响。民国二十年五月一日,妹妹介绍的缘故,她受了三皈五戒,成为正式的三宝信徒,随同妹妹移迁到郑州去居住。这以后就更殷勤地礼佛念佛了。

  民国二十一年三月她病得更重,就赶快通知家人到郑州来。在四月一日早上,忽然对家人欢喜地说:“我昨晚梦见了观音菩萨,谅是要往生西方去了!”就此不停地念佛。妹妹等人也环绕着念佛。到那天中午气绝安息了,在申时头顶依然是温温的。(《佛学半月刊》第五十五期)

2.刘培范女居士

  刘培范女居士,是民国时代山东省沂水县地方人,是当地刘惠民居士的女儿。她性情生来温柔。然而不幸的是自幼年时患上了一种“瘰历”病。不久病情加重,什么医药都医治不好。可想而知,她的心情是十分颓丧的。“唉!这个讨厌的病,难道就好不了吗?”

  “不会的!一定会好起来的。”她父亲安慰她说。后来,她父亲就教她要吃素念佛。父亲说:“从现在起,但愿你好好念佛,要持斋,心要净,不要急躁,这对你的病情,绝对是有帮助的,能因此使病好固然是好事,即使病不能好转,想来到时候你也可以安然往生极乐的!”她听了这番诚恳的话心中很高兴。于是,慈祥的父亲又把《观音灵感录》以及《阿弥陀经白话解》两本书的内容,详细地为她解说。由此,培范对佛教信仰更加的坚定。长时间都念着佛号,几乎就没有停止过。

  民国二十一年十一月廿九日,忽然对家人说:“昨晚我梦见了阿弥陀佛,告诉我往生的时间到了呢!”然后请妈妈帮忙沐浴换衣服,又郑重地向尚健在的老祖母和堂上双亲告别。这之后专心念佛菩萨圣号,不久就安然地去世了,去世时不过十六岁而已。(《佛学半月刊》第五十五期)

3.林贵德女居士

  林贵德女居士,是民国时代潮安地方,名医蔡幼云的母亲。她丈夫早就过世了,生前两人恩爱异常,伉俪情深,一旦先生去世了,她誓志守节。另一方面由于夙具善根,她吃斋念佛每天诵念《金刚经》、《弥陀经》等各种大乘经典作为日常功课。她性情慈蔼和气,因信佛至诚,常常对人说:“你们要信佛啊,要研究佛理,这是很要紧的。”

  又说:“佛教说三世因果,不可不信!须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又说:“做人要明白因果的道理,自然对众生感恩的心理;做人要多行善事,报佛恩,报众生恩!”她就是以身作则不断行善,做了许许多多好事,从不知倦。当时一个信佛学佛机构——“潮市妇女欣西会”的成立,实在都是靠她大力提倡的。贵德女居士一向身体健康。民国二十一年腊月得了小病,卧病在床,渐渐地就都卧倒在病床上,自己知道病得很重,已无可挽救了。不过她却因此念佛更加精进

  第二年三月初五日,她忽然告诉王福全居士说:“明天我就要往生西方,希望你好好替我办后事。”于是郭慧德居士,就带了念佛会会友们,轮班来助念。到了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她合十对身旁助念的会友们说:“观世音菩萨现在来引接我了,请大家念菩萨的圣号吧!”

  会友们照她的吩咐,念佛声弥漫屋内的室间,她含笑去世了,去世那年已然七十七岁。(《佛学半月刊》第五十五期)

4.宗念西女居士

  余念西女居士,民国时代驼岫地方人,是凤山望族名门之女。她上事两代翁姑,极尽孝道。对长辈们既诚心又敬重,处处讲究礼仪,从来没有冒犯过。对下来说,教导五房儿媳,要懂得劝俭,要谦和待人。她的金玉良言,年轻一辈受益不少。

  另一方面,她乐善好施,戒杀放生,做了不知多少的善事。当然这也是由于她受到丈夫的影响,原来她丈夫是查度西居士,入江湾佛光社研究佛学。因此不久她也参加为江湾佛光社的一份子,平日念佛甚勤,趣求往生西方。每天五更时分她就起床,念佛诵经成为日常用功的功课,十几年如一日。凤山社友每在朔望之日集会念佛,虽然念西女居士已经到了七十古稀的高龄了,还是一定会拿着拐杖前往参加。

  民国二十一年夏天,她患上了寒热症,时好时发。第二年春天她的病情加重,可是她念佛更加地殷勤了。每天晚上或者梦见庄严的菩萨圣像,把微妙的天花散布在她的身上;或者梦到七宝莲池中有莲花开放得极为茂盛,使心清凉;或者梦见西方三圣在云端伸手接引她。

  到了三月初五早上更见到大身金容佛放光照耀她。这时候社友们连日来集中精神在房内为她助念,而玻璃灯内,灯花结的莲心颗,蔚为奇观。直到初六日十时时分,好像是入了禅定一般,她安祥含笑去世了。(《佛学半月刊》第八十三期)

5.何夫人女居士

  何夫人女居士,民国时代江西省人,她是个极虔诚的佛教徒,修行净土法门十多年了,担任廉江念佛林林长的职务,领导大众念佛甚是精进,从来没有懈怠过。每日精进念佛,她觉得心中如莲华般的清凉。民国二十年九月,忽然对林友们说:“观音菩萨前来接引我了!我随即得以安祥而逝,我看到的西方景象好得很呢!” (《佛学半月刊》第一二一期)

6.杨美玟女居士

  杨美玟居士,民国时代浙江吴兴县人。她跟随慈爱的双亲居住在上海市。从小就很聪明,又有强然求知的好学心。后来嫁给一位姓许的人。在民国二十六年春天,身体稍微有些不适,怎么样医治都不管用。到了那年的秋天,病情渐渐地加重,发烧且不退,再又加上喉痛。这时候,杭州大愿法师,就写信劝她要默持观音圣号。到了冬月二十日,并且特地来到了上海。

  大愿法师就问美玟说:“你目前心境是什么样子呢?” 美玟回答说:“很好,只不过堂上双亲年事已高,他们全部都对我放心不下,每当我的病情恶劣了的时候,就显得不胜悲痛,我的母亲还常常因此悲伤哭泣呢!”

  大愿法师担心她被俗情所牵,就很难得到解脱。就力劝她说:“一般俗世传说是良医治病,可是往往也有药是不灵的,这是由于业障存在、作祟的缘故。然而,须知心能造业,也能够转业。如果能一心念佛的话,就可以为此业力的报身,托生莲胎,永远脱离轮回痛苦。现在正是时候了!何况阿弥陀佛有大愿力,凡是有至诚心念佛的人,临终时佛必定来接引,那是确实而不用怀疑的。”美玟听了,猛然省悟,往生的意愿也就更加恳切。从此以后,不论是父母之情,夫儿之爱,都不能动摇她修学佛道的心。

  民国二十七年正月十九日病更加重,就请僧人们环绕她病床来助念,而她也随着出声念佛,渐渐地觉得气顺了许多。笑着说:“刚才我见到西方莲华池、琉璃地,真是太愉快了。恨不得在这个时候见到阿弥陀佛,接引我往生西方,离苦得乐。”

  这以后毅然摆脱一切事情,只是忆念着生西大事,而始终心不离佛。自己说:“但持这一句弥陀佛号,好比坚定握着了无价宝珠!”不肯有一丝一毫放松过。每次要是亲戚朋友来探望,都告诉对方自己所见到的不可思议的西方胜境,那种怡然欣喜的神情,很自然地在谈吐之间流露了出来。

  父母看到她这个样子,也就转悲为喜。可是仍然怀有疑心认为她所见的未必可靠,于是私下里问她说:“你所说念佛得以往生西方,必定做得到吗?”她斩钉截铁似地回答说:“是的,必定做得到。”父母又问:“果真能见到极乐主人阿弥陀佛么?”她回答说:“一定的!”

  父母知道自己女儿一向不善说谎,也就深信不疑了。凡是女儿所劝信佛,以及将来办后事等,都依照她、答应她。所以细心在旁观察美玟的病状,一遇到她痰涌气喘的时候,一定请来出家人为她助念,而且对她不断开示,使她生西志愿更为坚定。

  美玟且发誓说:“愿我往生后,再回到娑婆世间来,度我的父母眷属,以及一切病苦众生。”然后她用了七百金,请父母帮她修布施功德

  到了二十四日午时,在大众为她助念之际,自己也不停地念佛,忽然展颜一笑,就安寂地去世了。去世了一整天都面色如生,头顶上暖气还不散去。(《佛学半月刊》第一八○期)

7.何张莲觉女居士

  何张莲觉女居士,民国时代香港著名的大富翁,也是在港具有相当地位的何东爵士的太太,何世礼将军的母亲。

  本来他们一家人都信耶稣基督,可是莲觉由于夙具慧业善根,在民国初年,即恍然悟到人生像是做梦一场,生也苦,死也苦,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呢?心中有了这种疑虑,想打破这个疑网,因此遍游了中国各大名胜佛寺。也因此不知不觉间,尊崇佛法僧三宝,一天到晚要探求人生的真理,最后就皈信了佛教。她在香港和澳门之间设经坛,延请佛教讲师,宣讲大乘佛法。后来又创建了东莲觉苑,地址在跑马地。每逢观世音菩萨圣诞日,一定请道友们到家里来念佛。

  民国二十七年六月十二日,莲觉女居士召集了全家儿媳共聚一堂,对他们训示说:“你们不信佛,决不勉强你们信。但是,无论什么宗教出发点都是教人为善,尤其要孝顺父母。我过几天就要远离你们去了,所以只希望成全我的愿望。在我去的时候,你们全家为我念佛,助我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那样就是尽你们为子的孝道了。”

  这番话,全家人为之动容。六月十三日起,家人们就请道友念佛七日。十九日圆满,助念佛的道友要回去的时候,莲觉居士仍然坚决挽留大家说:“今天是我往生西方的日子,务必请各位暂时留住,帮我助念,好吧!”大家看她表面上病情趋向稳定了,却这样说,都感到相当的意外,就说:“老夫人现在身体好得很哪!必然是福寿双全的。往生的日子还没有到呢!”

  然而,莲觉却立即沐浴更衣,命人把床具抬出,这时她在床上趺坐,合十念佛。众道友们及全家家人,只好同声随她念佛,不久之后,她就这样安祥闭目坐逝了。最奇怪的,大家见到有一道黄光从她身上发出,像大流星绕屋一周,慢慢地光芒向西方而去。这时异香扑鼻,天乐齐鸣。大家都称叹说:“实在是罕见难得的景象啊!”

  “太不可思议了!”

  “这足以证明,老夫人确确实实生西去了!”全家家人看到如此瑞应,本信外教的都一下子改信佛教,皈依了三宝。每个人自此以后念珠都不离开手了。(周编《西方公据》七四页)

8.杨范氏女居士

  杨母范慧亮女居士,民国时代江苏东台县人。在她二十四岁那年,丈夫就亡故,留下她孤单的一个人。由于了无尘累,因而发心学佛。她就到如皞万佛庵常心师座下,受三皈五戒,这以后就住居庵中专修净土,自己订了日常用功的功课,发誓要不断精进,但求修行有所成就。

  她生性仁慈,要是看到贫苦的人,立刻毫不顾虑地慷慨欢喜布施,见到生物就买来放生,这样的善行功德不知做了多少!民国二十八年,庵中举行息灾法会一百二十天。念佛就更加勤奋。同年夏天患上泻痢疾,被病魔纠缠了好几个月,虽是如此,但念佛还是没有中断过。

  民国二十九年春天,偶然感受风寒,病情忽然大变,周身都疼痛得很,可是她还是神志一如往常的清醒,念佛还是不懈。三月二十四日病重了,她的师父常心师就请佛教会以及助念往生团各位居士,前来庵中帮忙助念。

  常心师问说:“你可曾见到佛来接引么?”她愉快地回答:“我已经见到银台了!”

  当晚八时,大家都在旁同声念佛,以助她正念,她现出欢喜的表情,最后安详去世,那年已八十高龄。大家还继续念佛到二十五日的午后,但见她面色红润,而且身体是柔顺的,头顶是温温的。(《佛学半月刊》第二一三期)

  作者:林慈超居士辑录 来源:《念佛感应记》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