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教放生 > 放生文库 >

杀生、放生与救生

[放生文库] 发表时间:2017-04-12 作者: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

  圣严师父说:“放生的活动是基于众生平等的慈悲精神以及轮回生死因果观念。放生是从戒杀而衍生的,也可以说,戒杀的进一步必定是放生。戒杀仅是止恶,是消极的善行,放生救生才是积极的善行;如果仅仅止恶而不行善,不是大乘佛法的精神。”救赎受伤害的动物,或已被捕猎的鸟畜龟鱼等等生物,将其安置于适合牠们生长的山林江河,称为「放生」。

  佛教戒律第一条就是「戒杀生」。杀生的「生」,指的是有情众生,众生都有生存的权利,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去屠杀他人。「戒杀」是止恶,「救生」是行善,戒杀的引伸是积极的救生放生。佛教视一切众生是平等的,佛法是讲慈悲的,佛菩萨是不忍众生沉沦苦海,所以降生普度众生,指导众生脱离苦海。每一个人,都不会希望自己给别人杀了,在自身有危难时,也一定希望得到他人的救助。大如一头大象,小如一只蚂蚁,在受到生命威胁时,也希望能得救助而逃过大难。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如此换位思维将心比心,任何杀戮都会避免。

  「放生」等于「救生」,是去救助生命受到威胁,即将被杀害,或病危的动物,医治保护他,并放生到适合他生存的野外山林;而不是让他人去捞捕了鱼虾鸟兽,然后买了「放生」。那不是「救生」,而是「害生」。「戒杀」、「救生」出于大悲心,众生感应到你的大悲心,知道你不仅不会伤害他,还会救助他,故「救生放生」亦是施「无畏施」。

  历来因放生救生的功德感应而得善果的灵验事例,不胜枚举。著名的有《杂宝藏经》所载:有一沙弥的师父知道他寿限只剩七日,就要沙弥回俗家去探亲,沙弥在回乡路上偶然见到一处池塘缺口,池水淹入池边蚁巢,沙弥就用自己的袈裟包泥土堵住了缺口,救了整窝的蚂蚁。七日后沙弥高高兴兴回去见师父,师父是罗汉,用天眼观察,知道沙弥做了一件救生的好事,所以转夭为寿。今世的如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越南逃亡潮时,很多难民被抓、被杀而葬身大海,据传有部份难民买了鸟或鱼类放生,后来终于逃亡成功的。

  圣严师父引《梵网菩萨戒经》所载:若佛子以慈心故行放生业,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人是我母,我生生无不从之受生。是故六道众生皆我父母,而杀而食者,即杀我父母亦杀我故身。一切地水是我先身,一切火风是我本体,故常行放生,生生受生。若世人见杀畜牲时,应方便救护解其苦难,常教化讲说菩萨戒,救度众生。

  戒杀和放生,最根本的还是佛教的慈悲救苦的菩萨精神,而且行放生不应为求回报,这样才是真正的菩萨行。例如有人在龟背上刻了字才放生,这是为求留名,求回报,对龟也是一种虐待。中土自南北朝以来,就提倡戒杀和放生,历代都有定期禁屠和设放生池的善举,流传至今。放生是大功德,我们行救赎放生,是不忍众生被关闭被捕杀,希望被放生的生物从今以后,能在合适其生存的环境自在生活,不再被捕杀。所以对于放生的环境地点,必须有所选择,不可把捕自南洋热带水域的鱼放生在寒冷的北海,更不好将淡水鱼放生咸水海,反之亦然,千万不要好心做坏事。

  常见一些寺庙里的小小放生池,挤满了上百只龟,我们不懂龟语,不知那些龟会否觉得自己是正在受「牢狱」之苦报。如果因资源有限,可否设法放生到自然保护区或山林野外。「放生」并不是要展览给人看的。某些人利用信徒善心,特意捕猎鱼雀等在寺庙外高价售卖,善信买了就近放生,那些鱼雀尚未回过气,又再被人捕猎来卖。捕猎者当然是有大罪过,但善信因自己的「爱心」,却间接促使他人犯罪且使那里的鱼雀受罪,如此「善心」值得商酌。虽然「各人罪业各人造」,但明知是「好心做坏事」,有何善心功德可言?

  圣严师父曾经举台北某些寺院的放生活动说:“在放生日的前几天,山产店就派出很多人到中南部去捕鸟,抓了再送到台北寺院门口,卖给人家去放生,这种行为不是在放生,是在杀生。”这和内地很多寺庙前的情形一个样。内地某些寺院三门外,有人摆了些活鱼,专门卖给善信在附近河里放生。而鱼就是在那河里网来的,你这边「放生」,他那里又网了回来。这到底是「放生」还是「杀生」?更有趣的是,有人在一些寺庙外开了「金鱼铺」,贩卖通常在家里养在玻璃缸里的小金鱼,给善信买了就在店门不远,寺院门外一个小水池里「放生」。那种小金鱼是观赏鱼,放在池里河里,就算不成大鱼的点心,也无法生存。

  所以我们应该把「放生」当作去救生命来做,要因为能救到那怕是一条生命而感到非常高兴,能救得一条是一条,好像救了自己一样,除了不要存有得回报的心,还千万要为那些动物作想。你在路上看到一只受伤的动物,甚至一只蝴蝶,你把牠救了,保护牠,放到适合牠生活的地方去。那也就是「救生放生」了。但「放生」活动不要只变成一种图具形式的「活动」,也不一定非请僧人来念经超度不可,或非集体才去做。

  曾在网上看到某次大规模的「放生」活动的视频。他们从鱼市场去买了大批鱼场的「养鱼」,用几个大胶桶装了。天气炎热,鱼多水少,未到放生的地点(一个水库),可能鱼已死了不少。到了那水库,又由一位「法师」领着唸了半天经,才把那半死不活的鱼倒入水里。而那水库,正是当局给人钓鱼的娱乐地点,当然有人在钓鱼。于是,我听到那些「放生」的「善信」很怨恨的,一还唸经一边骂:“钓鱼得癌症!”如此到底是「放生」还是「杀生」?是「行善」还是「造恶业」?以如此心态去搞「放生」是为了求什么?

  所以师父建议说:“我们要改变放生、护生的观念,应该把放生的钱拿去做珍稀野生动物的保育、医疗,让这些动物有一个调养的地方,复健后再放回原来生存的环境,这才是真正的放生,否则就不是慈悲,而是杀生。”鸟雀本来自由自在生活在山林野外,只因为某些人的有为「善举」,而搞到「妻离子散」,甚至「巢破雀亡」,正如师父说的:“这种行为不是在放生,是在杀生。”

  虽然「放生」应该不求回报,但不等于没有「福报」,只是我们不应为求「福报」而放生,尽心尽力去做就是,其他不用去考虑。所以,有心放生救生,应该多支持某些爱护动物的团体,各地都有些善心菩萨,每天到餐馆、面包铺和菜市场去收集剩余物貭,以个人的力量去救护养育社会上被遗弃的猫狗等动物。我们应该尽力支持他们的善行,好过去买养鱼场长大的鱼放生大海。在香港因社会的发展,过去郊区的农业已受到了淘汰,当年的耕牛无田可耕,成了「野牛」,有善心菩萨独立去照顾那些流浪牛。此举应该受到支持!

  我家附近海边,每天清晨有一些渔民拿些近海鱼类来卖,有时会有少量的活鱼。我久不久会尽自己的能力,去和渔民买些活鱼在海边放生。渔民是把那活鱼用发泡胶桶养着,有时每桶有十来二十条鱼(巴掌大小的),有时一桶仅三五条。我又认为买鱼放生是不能选择的,要买就整桶都买,否则就对不起留下的,但我是早已退休,靠子女供养,零用钱有限,每次只能尽力买。提着那一袋鱼去放生时,那心情是非常愉快和满足的,心想我又救了几条生命了!每次我会交待那些鱼儿:往东游出大海吧,别再给人抓了!然后给他们唸《心经》祝福他们新生!

  佛教是讲「因果」的,救生就是救助生灵以延长其寿命,「放生」既是「救生」,其果报必是跟寿命有关。「救生」等于施于众生寿命,因此也就是在积累长寿无病之因,所以「救生」的结果必然是如上面那位小沙弥那样,得以「延寿」。但我们不可去考虑那些果报,尽力去做就是。

  今世的富贵寿考,灾难病厄都是过往,特别是累世的业因在今生的果报。所谓「各人生死各人了,各家功德各家修」,佛教并不否定消灾、延生的可能,但那是要自身通过「戒杀」、「救生」、「放生」,造善业,行善集德,诵经发愿等等修持来改变部份业果,最主要是自此一刻起,就「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特别不能靠「借」,民间有所谓「借寿」之法,「寿」都可借?借债可以还钱,借了「寿」,将来不自杀如何去「还」那个「寿」?

  中医中药是古老而有效的,但中药中用了不少的胆、骨、角甚至胚胎等等。虽然有部份是取自动物的遗体,但很大部份是靠杀生取得,否则世上的老虎、犀牛、熊等动物不至快绝种了。世上有很多植物矿物都可制药,为什么非要杀害其他众生的生命才能医治人类的疾病?

  在世上还有什么人,可以把活的猴子的头壳敲开把生猴脑当美食的?世上还有什么民族视鲨鱼的鳍(鱼翅)为美味的?还有什么人能想出把活的鲤鱼的身体炸熟上桌,而让鱼头还在喘息作卖点的?世上还有什么民族,会想方设法制造出连他自己都不敢吃的食品假药,为赚几个钱欺骗和谋害自己的族人的?如此等等,不要以为「背脊朝天的都可吃」,不要以为要「先富起来」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那每一件都是足于下地狱的恶业呀!

  试想,如果有比你高明的生物把你抓住,首先活剥了你的皮做外套给他们的太太小姐穿,再割了你的胆下药,乘你还未断气,抓住你的头把你的身体放入油锅炸熟,然后让你瞪大眼看着他们狼吞虎咽把你的肉身吃光,最后把你的头盖骨凿开,一匙一匙生吃了你的脑,到此时,如果你的神识还在附近,你还有机会看到他们「废物」利用,把你剩下的骨头泡成「人骨酒」,留备他们的长辈做「风湿药」。朋友,你有何感想?

  明朝愿云有一诗偈:

  “千百年来碗里羹,怨声如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