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弘善佛教 > 禅宗 > 禅宗文化 >

走进雅鲁藏布大峡谷:触碰原始的信仰

[禅宗文化] 发表时间:2017-04-24 作者:未知 [投稿] 放大字体 正常 缩小 关闭

当年工布王的巍峨城堡只剩得衰草枯杨,而藏民们的马匹却依旧在这里自顾自地游荡

当年工布王的巍峨城堡只剩得衰草枯杨,而藏民们的马匹却依旧在这里自顾自地游荡

  记得曾经有人说过一段话,足以让每个走进雅鲁藏布大峡谷的旅行者都动容。“如果他到达时的惊讶是巨大的,并经历了长期艰难的适应阶段,那么,他所获得的感受将十分强烈、深入,以至会在他身上创造出一个具有新观念的世界,这世界将成为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将以回忆的形式一直陪伴他到死。”

  假如你身体健硕,并首次来到西藏,那么,咆哮奔流的雅鲁藏布江和它所冲击开辟出来的神秘大峡谷绝对会令你血脉喷张。这里是令人生畏的原始秘境,也是这个星球上最大最深的峡谷。他保持得如此完美和险峻,让所有来访者的探寻必须依靠体能、运气、虔诚、毅力的高度配合。而对于多数非专业探险人士来说,雅鲁藏布大峡谷,我们或许只能轻轻地触碰,浅尝即止。

大峡谷之路,生灵和废墟的幻境

雅鲁藏布江上空时不时回荡起黑颈鹤高亢的鸣叫

雅鲁藏布江上空时不时回荡起黑颈鹤高亢的鸣叫

  进入大峡谷的道路是令人愉悦的,黝黑而灵活的藏猪大大咧咧地挡在越野车前,带着大大小小的猪仔扬长而去。峡谷口的雅鲁藏布江并不声色俱厉,缓慢的水流和浅滩是秋沙鸭们的伊甸园。雄鸭带着家眷,颇有绅士气度。它们巡视着自己的领地,潜入水中获得食物并繁衍后代。

  江边只有少数青稞田还没有开始拾掇,黑颈鹤却在这里找到了机会,藏东南相对温暖湿润的气候和散落在地里的青稞粒足以让它们感到欣慰。清冽的空气中,时不时回荡起黑颈鹤高亢的鸣叫。“跨鹤高飞意壮哉,云霄一羽雪皑皑。此行莫恨天涯远,咫尺理塘归去来”黑颈鹤是第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情诗里的使者,纤尘不染的翎羽划过苍穹时,冰川幽蓝的镜面中竟有它们曼妙的投影。

层层叠叠的经幡在山风中猎猎作响,在海拔7294米的加拉白垒峰威严之下,断壁残垣的大渡卡遗址愈发显得颓败和渺小。

层层叠叠的经幡在山风中猎猎作响,在海拔7294米的加拉白垒峰威严之下,断壁残垣的大渡卡遗址愈发显得颓败和渺小。

  层层叠叠的经幡在山风中猎猎作响,在海拔7294米的加拉白垒峰威严之下,断壁残垣的大渡卡遗址愈发显得颓败和渺小。五个世纪前,这里是当地首领的城堡和庄园,在与波密王的战争中,首领败走,城堡自然也成了炮火下的废墟,只得残阳夕照时,那些记忆的碎片才会被显影出来。

  加拉白垒峰上旗云如盖,风中或有当年金戈铁马之声?大渡卡在藏语中是“放马处”的意思,当年工布王的巍峨城堡只剩得衰草枯杨,而藏民们的马匹却依旧在这里自顾自地游荡,任由晨间穿透加拉白垒雪线的阳光将它们勾勒成线条丰富的雕塑。

南迦巴瓦,云端的神殿

美丽的雪山

美丽的雪山

  城堡废墟下,就是奔流不息的雅鲁藏布江,这条世界上最高的河流将世界上最高的山脉——喜马拉雅山脉拦腰切开,冲进西藏南部。在流经南迦巴瓦峰时,形成了举世无双的大拐弯,清冽而澎湃的江水时而咆哮向前,时而平缓舒展,砂岩被水流冲刷成了细微的颗粒,几与山峰上的白雪无异,云朵触手可及,光线也就成了舞台上的追光,在雅鲁藏布江上恣意涂抹,随处可见的经幡、风马旗、玛尼石喃喃自语着人们对自然的敬畏和寻求庇护。江水一如藏东南的天空,纯粹而通透的湛蓝,冰川不断地为这条脾气暴躁的大河补充能量,也为依附在它周围的生灵提供养分。

  与加拉白垒峰兀然而对的,就是名动寰宇的南迦巴瓦。虽然直线距离仅仅20公里,它的威仪却是另一番气度。在藏民心中,高耸入云的南迦巴瓦是通天之路,是众神聚会的宫殿。他被赋予无数崇高而神秘的身份。他是受“英雄之神”念青唐古拉骄纵的爱子,拥有俊美的外表和无上的勇气;他是妒火中烧而砍下弟弟头颅的暴虐兄长;他是极度自尊,不许旁人窥探的大丈夫;他更《格萨尔王传》“门岭一战”中,那支令人生畏的“直刺蓝天的长矛”……

神山下的朝觐之路

神山下的朝觐之路

  孤傲、不羁、勇猛而不容窥视的南迦巴瓦峰已经在这个星球上屹立了7亿年,在集钟灵琉秀为一身的雅鲁藏布大峡谷里,南迦巴瓦却故意拒绝访客的觐见,常年的云雾缭绕让神山的真容难得被世人所窥。藏民们却有这样的演义:众神派南迦巴瓦和拉加白垒哥俩镇守藏东南。弟弟加拉白垒英俊好学,哥哥南迦巴瓦十分嫉妒。于是乘着夜色将弟弟杀害,并将他的头颅丢到米林县,化成了德拉山。众神大怒,于是罚他永远驻守雅鲁藏布江边,陪伴着被他杀害的弟弟。南迦巴瓦自知罪孽深重,所以常年云遮雾罩不让外人一窥。演义自然不必深究,星空下的南迦巴瓦峰确实有难以名状的威仪,站在直白村村口,神山那种奔袭而来的压迫感直指心魄。山谷间发育着十几条恢弘的冰川,夜空中,那是幽深的蓝调子,令人神骨俱冷。

朝觐,神山下虔诚的匍匐

简单的食物将为朝觐的人们提供热量

简单的食物将为朝觐的人们提供热量

  快接近傍晚了,峡谷里开始起风。25岁的次仁顿珠和家人依旧在磕长头朝觐的途中,他额头上的伤疤已经结上了厚厚的痂,木掌板也磨成了薄片,该换一副新的了。空气里,只有他们粗重的喘息和牦牛皮围裙、木掌板一次次与地面摩擦的“沙沙”声。无数次的匍匐,是他们用自己的身体丈量出的朝觐之路。

  拉萨与心灵,或早已是咫尺,但现实之路却是苦旅。牛皮裙沾满了泥土,并显然有过无数的修补;至于木头掌板,出发前就准备了四五十副,额头上厚厚的结痂和那些路上的擦痕是藏民们坚守着的虔诚。后勤车在前面的山口等着他们,那是一辆破旧的中型货车,简易帐篷、风干肉、糌粑、酥油、粗茶砖提供者着朝觐路上的信徒最低限度的生活需要。

  一天的磕长头结束,老人们最先被安顿进了帐篷,他们却没有休息,马上拿出了转经筒,展开经卷诵读起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队伍里的老人却有些体力不支了,次仁顿珠一家艰难地走到货车边,卸下帐篷、炊具、食物,准备歇息。老人们最先被安顿进了帐篷,他们却没有休息,马上拿出了转经筒,展开经卷诵读起来。次仁顿珠忙着去河里取水、收集枯枝,点燃牛粪,烘烤衣服并开始准备晚饭。

  乌黑的铁锅里,翻滚着牛骨和花菜,女人们揉好了面粉,揪出面疙瘩丢进锅里。疙瘩汤和肉干是今晚的主菜,酥油茶当然不可或缺,寒冷的长夜,这些简单的食物将为朝觐的人们提供热量……当临睡前的诵经声响起时,终年积雪的神山下,零星点缀的藏寨依稀还可见灯火,恢弘而厚重的冰蓝让这点鹅黄色看起来颇为温暖,直指心魄的,当然是家的味道。

拍摄攻略

  1、要拍摄到南迦巴瓦峰的清晰全景需要很不错的运气,事实上,由于雅鲁藏布大峡谷水汽通道的缘故,这里通常是云雾茫茫。每年的10月至来年的4月,是值得去试试运气的时候,尤其以冬季概率为大。

  2、器材的准备上,17-35、70-200这样的常规焦距段镜头是必备的。三脚架能提供稳定的支撑,确保作品质量。雅鲁藏布大峡谷内动植物资源丰富,400毫米以上的长焦距镜头以及微距镜头都会有用武之地。另,必须准备一块渐变灰镜,有助于改善天空和地面景物的光比与反差,增加色彩饱和。

  3、拍摄点的选择上,其实,从米林县开始就有很多题材值得拍摄。雅鲁藏布江里可以拍到成群的野生秋沙鸭、赤麻鸭。藏寨附近的田里,斑头雁、黑颈鹤正在觅食。当然,它们非常警觉,想要接近并非易事。南迦巴瓦峰的拍摄点非常多,米林县的派镇、大渡卡村是最便利的拍摄点,就在通往峡谷的路上,多数摄影者都会在这几个点上取景,日出或日落皆宜。林芝的色季拉山垭口是拍摄南迦巴瓦峰西坡的绝佳位置,但需要碰运气,日落的场景非常棒。直白村就在南迦巴瓦峰下,这个角度看南峰几乎要仰视,这里是拍日出和星空夜景的最佳点。其他,如墨脱县的背崩乡等拍摄点,都不易抵达,且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没有向导以及完备的户外装备,不建议前往。

  4、拍摄日出或日落,建议事先了解并勘探拍摄点,确定拍摄机位,预计好日出日落的时间,以免正式拍摄时手忙脚乱,甚至出现意外。对大面积白雪的场景,建议适当增加曝光量。通透无云的夜空最适合拍摄雪山和星轨,拍摄时间通常需要半小时以上,需要锁紧云台,并保持三脚架的绝对稳定。

出行攻略

  前往雅鲁藏布大峡谷可有多种选择,一般都是在拉萨游玩后,包车前往。也可直飞林芝,在八一镇找车进入大峡谷。住宿方面,派镇是大峡谷地区旅馆最多的地方,也是多数游客的选择。但从摄影角度来说,离最佳拍摄点还有些路程。推荐住直白村的巴青农庄,藏民自家的大院子,推窗就能看到南迦巴瓦峰。农庄里的石锅鸡是一绝,用当地特产的云母石挖成大石锅,土鸡和各种菇菌都放在石锅里炖制而成,不可不尝。直白村也是徒步进入雅鲁藏布大峡谷的起点,再往里走,自然风貌更为原始,有著名的藏布巴东瀑布群,但需要向导和协作,对旅行者自身的体力和户外经验都有极高的要求。

精彩推荐